亚搏

夜话东坡诗词

日期:2018-12 浏览:1352

       床头置放着启功先生题写书名的《唐宋八大家全集》,全集中尤喜东坡诗词,每晚睡前必读。

       今夜,初夏皓月,微风轻摇窗前树。夜话诗词,移窗临书,把心里的斑驳,写满一纸尺素,才惊觉诗情词意已然入骨。

       “只恐夜深花睡去”。不知何故,百转千回的云烟往事,此情此景的落墨,就只盘结在这一句里。于是,我避开蝉鸣蛙声,忽略月夜的幽深,守着心里庞大的静寂和宽阔的安宁,就这么一个人,在诗词里遨游,深情到从容,磊落到温柔,乘时光倒流,须臾飞渡。只恐,夜深,花睡去。

       恍然间,人生如寄,流年暗换,我看到你在“海棠”树下落尽孤欢,一身写意,风月满肩。我相信唤一声你的名字就能身系眉州父老的期望,心系海南百姓的嘱托,带着文章太守的英气,携着“只渊明,是前生”的旧梦,穿越绿水青峦向我走来。请原谅我的唐突,东坡先生,你看我们之间,从未隔着千年。

       一曲芭蕉瘦,一炉沉香屑,以为这样就能独自把一场梦做完。忽然妻推门轻问“都凌晨一点了还看啊?”可我的思绪仍随你“浩浩乎如冯虚御风,而不知其所止;飘飘乎如遗世独立,羽化而登仙。”

       东坡先生,就借今夜明月,开启尘封的记忆,让我走进

       你文的纵横恣肆、诗的清新豪健、词的豪放空灵,坐对清风起,笑看云烟空。

       先生,你一代奇才,一人包揽了诗、词、文、书、画所有领域的顶尖地位,取代了当时的欧阳修成为文坛领袖。

       先生,你潇洒豪放,提到你,我们更愿意吟出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,或是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,又或是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”,这样贯彻天地磅礴气势让人倾倒的诗句。

       先生,你婉约柔情,一段与妻妾知己乃至粉丝的尘缘落下诗词千行,把一生深情交付,也将心事修成暗香,轻藏寒暑朝暮。“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。自难忘。”这是先生一生对发妻的眷恋;“不合时宜,惟有朝云能识我; 独弹古调,每逢暮雨倍思卿。”一副“六如亭”楹联是先生平生对弦妻的挚爱;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”明写西湖美景,实则是先生对知己的厚爱;“忽闻江上弄哀筝,苦含情,遣谁听!烟敛云收,依约是湘灵。欲待曲终寻问处,人不见,数峰青。”虽说“此情无关风与月”,却是先生千年前种下的红豆。

       先生,你人间至情,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表达出先生对子由的思念之情和美好祝愿;“是处青山可埋骨,他年夜雨独伤神。与君世世为兄弟,又结来世未了因。”先生与子由兄弟情深的这首“绝唱”,深沉得让人不自觉流泪。

       先生,不管你是子瞻、东坡、还是苏仙,也不管“今夕是何年”,我仍一意孤行,读你笔墨,懂你清凉悲欢。

      日前慕名游眉山,来到你故居,来到你面前,圆了多年夙愿。岷江脉脉,远山轻悄,灯光璀璨,走你走过的山川,看你看过的画卷,再吟你的诗句词篇,同那些遥远的往昔,喜悦相认,凝眸重逢。明月千古,我们看到的,始终是同一轮“月缺月圆。”

       先生,你慷慨悲歌,从来不怕随风浪迹,落到蜀地灵秀的山水间,含笑在宋时绮丽的繁华里,这就是你,唯有你,书香门第,光风霁月,一身才气。当时年少,看天下风云,那一腔男儿的抱负,也曾豪情壮志在心头。

       先生,你春风词笔,放逐世间“长短句”,在那个以词为歌挥洒心性的时代,你很快名扬天下,然而仕途的磨难,也因乌台诗案的残酷开了头。从此,驿路的马蹄声声,斗转星移的春夏秋冬,你为官千里,随朝廷调令指引,杭州,密州,徐州,湖州,黄州,登州,颍州,扬州,定州,惠州……最后的儋州。紧锣密鼓,南来北折,叹息奈何。好在,怀才不得朝廷知遇,却被山河牵挂,亦为世味熬煮。你转向云水觅故知,与友人结伴畅游,访古寻胜,大量填词。“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。”你潇洒飘逸,把宋朝的伤与痛,自身的悲凉和绝望,纷纷化在荏苒光阴里,只当是修行。

       先生,你大智大慧,虽命运多舛,却安得当前。“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把每一次流放都当成远游,“临风把酒”心有所悟,“悲喜圆缺”大梦当醒。

       先生,你名士风流,“桃花雨,酒旗风”,琴声音律高古,弦弦如念如诉。如你的脚步,行行走走,演绎自己的传奇,写成历史深处厚重的书。

       先生,你豁达恬然,“试问岭南应不好,却道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”不管身在何处环境怎样,你仍聚心劲,给自己,给有缘之地,躬耕造福,利在千秋。办学,治水,筑堤……用勤 劳和果敢,敏于锐而践于行,先生是百姓的好官。

       先生,你脱俗超然,“收敛平生心,我运物自闲。”尽管你也饱受着生活的苦难,却能添上一把柴,炖出香飘古今的东坡肉,配上打油诗,让不识字的人也笑得眉眼弯弯。你把艺术融入了生活,又把生活打造成最高艺术,你扫“梅花”蕊上雪自制香品,放进一味心性的乐观,烟火之上,百炼脱俗。

       “试问夜如何?夜已三更,金波淡、玉绳低转。”先生,此时虽已夜已深人已静,但有关你街巷流传数不清的趣闻轶事仍令我忍俊不止。一日傍晚,你和好友佛印和尚泛舟长江。忽然你手往左岸一指,笑而不语。佛印顺势望去,只见一条黄狗正在啃骨头,顿有所悟,随将自己手中题有你诗句的蒲扇抛入水中。两人心照不宣,对视大笑。原来,这是一副哑联。你上联的意思是“狗啃河上(和尚)骨”;佛印下联的意思“水流东坡尸(东坡诗)”。此后的历朝历代,你与佛印的趣事被一再讲起,说书先生的惊堂木换来喝彩不绝,仍嫌不足,编纂出伶俐的苏小妹,又添一笔乐道的佳话。

       先生,是世人爱你唯恐不够,包括我,我怀想你的丰神,景仰你的才华,追随你的精神,学习你的文化,尤其欣赏你的处世哲思和生活态度。

        一部《唐宋八大家全集》苏轼篇,辑录了你2700多首诗300多首词,你的气度和襟怀容不得我一一数完。而你:“午倦一方藤枕,抚琴听者知音,乞得名花盛开,晨兴半柱茗香,花坞樽前微笑,月下东邻吹箫,柳荫堤畔闲行,飞来家禽自语,开瓮急逢陶谢,接客不着衣冠,隔溪山寺闻钟,客至汲泉烹茶,暑至临流濯足,清溪浅水行舟,凉雨竹窗夜话,雨后登楼看山”的篇篇流芳,让我反观自身,领悟宠辱不惊,学着寄情草木山川,一切皆随缘。

       先生,你旷世奇才 ,中国文人心仪神往的人格典范。你的魅力是一个永恒的迷,历经再多磨难,你还是那么潇洒豁达,自有一股豪侠之风 令人荡气回肠。

       先生,今夜临窗夜话,借着文字飞翔,酣畅里纵横古今,诉说你的千古风流,期盼我的今朝长安。

       先生,提到你,中国人总是亲切而温暖地会心一笑;走近你,我们感动升温;读你诗词,人生会更旷达,生活会更有味。

       黄鸟交交,逝水滔滔,才下回廊,又上东墙。

       东坡先生,我愿随你诗词遨游到“东方之既白”。